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 活动动态
 
 
对外合作中心深入云南省厅、德宏州和腾冲县开展调研
 
来源:综合处   时间:2013-09-02  

  2013年8月18日至24日,中心党委书记赵维钧与部第三督察组组长王清华及有关同志一行7人,结合中心本职工作实际,自下而上深入云南的县、州和省厅地方环保系统开展座谈听取意见建议,先后到腾冲县高黎贡山生多保护区、农村乡镇生活垃圾处理站,德宏州瑞丽江国家出境水质自动监测站、德宏州和瑞丽市环保监测执法站建设地,云南省环保厅、POPs项目验收会和云南白药有限公司等地进行调研、考察和座谈,听取介绍相应基本情况,了解农村乡镇、边疆地区、县市州和省厅的环保工作及需求,与基层干部及群众就环保工作深入交流信息、虚心倾听提建议。为环境保护新形势下开展基层实际困难摸底调查,寻求如何将环境保护国际合作、履行环境国际公约与国内基层、边疆地区亟需解决的突出环境问题相结合,帮助地方基层解决实际问题,推进服务生态文明建设进行了调研。

  一、实地调查,了解云南地方环保面临实际问题

  云南西部与缅甸相邻,南部和东南部分别于老挝 、越南接壤,共有陆地边境线4061公里。全省境内有四大跨国界水系。其中,主要的出国境的河流有澜沧江(出境后称湄公河),元江(出境后称红河),瑞丽江(出境后汇入伊洛瓦底江),大盈江(出境后汇入伊洛瓦底江)。其流域涉及云南省的8个边境州(市)、31个县级行政区。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际形势变化,在水利开发利用、水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上下游国家水资源利用与保护问题上的立场分歧加剧。通过重点调查了解,基本实现摸清云南地方基层情况、掌握基层实情的要求,对云南地方基层环保形势有了更为具体的认识。当前面临突出实际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环保国际合作面临新挑战

  1.跨国界涉水环境问题的政治影响日趋明显。主要是由于中缅双方经济发展带来的跨界环境污染、水资源开发利用和相互间资源利用导致生态环境破坏等问题对经济、政治、外交和国家安全的影响。特别是下游国家越南针对跨界环境问题正在为谋求主动权而加紧攻势,使我国过去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环境合作机制中奉行的“求同存异,开发合作”的政策主线已经受到冲击与挑战。在与瑞丽市环保局干部群众座谈中了解到,国家的“周边是关键,睦邻、安邻、惠邻”等政策都很好,但投入一直不足,加之现在美日两国对缅甸的大力干预和渗透,中缅的生活垃圾与河水污染问题,已成为影响两国民众关系的突出问题。因此有缅甸人把当年陈毅的诗改成:大哥住江之头,兄弟住江之尾。大哥喝清水,兄弟喝污水。

  2.突出环境国际问题防治亟待加强。一是重金属污染引发的跨境纠纷时有发生。主要是云南省历史遗留的重金属污染相当突出,亟需开展重金属污染防治和土壤修复,如不及时采取与当前环保需求相对应的措施,局部地区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很容易发展成为区域性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二是生多保护、水污染防治、环境国际公约履约能力建设亟需加大力度。主要是云南省地处边疆、少数民族聚居,经济社会欠发达和技术水平落后地区,环境保护资金投入有限,亟需在生多保护、水污染防治、环境国际公约履约能力建设等领域开展国际合作。

  3.区域环境对外合作的能力建设不足以适应新形势。一是区域对外环境合作的经验不足。主要是现有机构、人员和投入,都与国家将云南建设成“桥头堡”、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门户、从陆上通往印度洋的战略大通道的规划,以及深化与东南亚、南亚和大湄公河次区域的交流合作,每年在昆明举办中国-南亚博览会等要求不适应。二是传统的双边多边环保合作面临调整转型。主要是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和经济总量整年大幅提高,国际社会对我国环保领域提供赠款和技术援助越来越少,受其影响,云南的国际合作定位、职责、方向、方式、领域等都将面临调整转型。

  (二)农村环保工作需切实推进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腾冲旅游发展取得不断突破,农村生活垃圾污染问题日显突出。2012年前,全县18个乡镇中,仅县城建设有无害化处理场一座,多数乡镇生活垃圾未能实施集中收处,有条件的少数乡镇虽然开展了中心集镇的生活垃圾收集,但也只能选择合适的地方简单堆存。可以说,农村生活垃圾污染是当前最主要的环境问题之一,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已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为此,从2012年开始到2013年6月,在试点的基础上,县政府累计投入400多万元,在13个乡镇实施了42座日处理3-5吨“自燃式”垃圾焚烧炉建设,正在推行采用“户集、村运、镇处理”的模式。一些长期在腾冲县环保一线工作的干部群众在座谈中反映,国家农村生活垃圾污染治理政策不能“一刀切”。

  二、因地制宜,切实提出支持指导工作建议

  针对上述情况,以及当地反映的问题,建议在开展生态文明建设进程中,以云南面向西南“桥头堡”生态安全屏障建设为契机,以合作项目为抓手,切实加大项目开发合作力度,推动解决生态环境安全的长久民生问题。

  一是开展能力建设。支持开展生态环境功能区划中生物多样性主流化。通过在执行的全球环境基金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支持云南在实施云南主体功能区划,编制环境功能区划,凸显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保护,促进将生物多样性大省的优势转化为生态立省的胜势。选派青年干部到瑞丽市“国家沿边开发、开放试验区”一线锻炼学习,推动建立跨国界环境项目合作协调工作站。

  二是创新履约模式。结合中心环境国际公约履约职能,推进联合开发重金属污染防治和土壤修复的合作项目;开展探索履行生物多样性国际条约市场化新模式的试点示范。与云南白药等企业合作,探索工商界参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物种资源可持续利用、遗传资源惠益分享、生态补偿和生态抵偿等机制和体制。

  三是强化区域合作。注重农村环境整治,完善垃圾收运装置和运行机制,立足本职对项目的申报和实施提供指导和支持;通过开展周边国家环境合作防范潜在环境政治风险。应云南方面在周边环境国际合作加强与对外合作中心合作的强烈要求,在2013年于云南成功举办中国南盟(南亚国家合作联盟)的基础上,继续开展中国-南盟区域生物多样性等领域环境合作,增加周边国家的互信。